彼之祭陌。

文起四海,以御九州。

好友群像。潘文磊。

说来也是尴尬,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一家酒吧,算是意外。


大城市中像这种五光十色的交际场所,一般都是开设在某个偏僻小街上,这家也不例外。我揣着一心的不平静想好好的喝上一场,把早该忘掉的统统忘掉。当然,只是暂时。我心里知道,但不愿承认。


有些木然的从台前的镭射灯间穿过,交杯酒在身旁叮当撞鸣,人声嘈杂而离我很远。我一个人来的,只想找最僻静的地方。拐角下了两次楼梯,已经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,楼下这间的布置却并没有让我感到不安,暖黄灯光下是古香古色的一扇门,已和之前厅室内的装修风格迥然不同。


我推门而入,撞见正在擦拭酒瓶的他。


他看见我也是明显一愣,然后很快恢复自然。“小姐喝些什么?”他礼貌地问道,手上的工作并没有停下。而我这时才感到尴尬,阴错阳差一个人跑到了不该来的地方,一时不知所措:“你是…?"他沉吟了一会,抬头看向我,"磊,就叫我磊吧。酒吧调酒师。”


调酒师?我凑上前去打量,磊身着黑色西装,很认真地清理瓶身和置酒架上的灰尘,我随着他的目光看向架上琳琅满目的酒品,竟没有一种是外面售卖的潮款啤酒,而是窖藏陈酒。我能辨认出的仅仅有几瓶法干。此时他擦完一条,一回头视线正好与我相接,我一呆,脚下连忙退开,说道:“没料到这儿是藏酒窖,贸然闯入了。”


“没事,”他牵了牵嘴角,然后走到另一排架前很随意的抽出一瓶,“既然来了,不如一起喝上一杯。十二度格玛丽特鸡尾酒,墨西哥湾的Florida是它的原产地。”他自言自语道,没有再询问我就取来两个高脚杯。我本来决意离开,一时间却挪不动步子。


磊很能侃,那天晚上趁着轻微的醉意他说了很多,有关于他的过去。磊是个很有故事的人,暖黄灯光下他的容颜有些模糊,带着不自觉流露出的伤感。我听着心里有些隐痛,于是讲了个笑话岔开话题,不一会儿他就嘻嘻嘻的笑去了。可我总觉得磊的性格比看上去要更复杂些吧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,大概是因为我生性多疑吧。


磊讲累了,又问起我,怎么一个人来喝酒?


我想说些什么,但我的故事太长太单调,不知道从哪里开始。更重要的是,我忽然觉得没有什么必要说了。喝酒是可以暂时忘记悲伤,朋友之间的交心同样可以。


不知道是第几杯酒下肚,磊的头朝我歪了歪,然后在调酒台上趴了下去,大概是睡着了。盯着他安静的睡颜看了一会儿,我忽然有种想要亲亲他眼睫的冲动,但是我没有。最后我一个人喝完了剩下的酒,和入口浓郁的酸辛不同,鸡尾酒越喝越是清甜。


很久以后我才得知他的全名,但是我还是更愿意唤他作磊。他不仅是调酒师,更是那家酒吧的未来继承人,我一想,那他想要泡妹岂不是很简单,又生得好看又有着家产还很会撩,靠,过分,幸亏没亲上去,不然这笔生意稳赔不赚啊!!


只是在那样一个寻常的夜晚,在某个偏僻小街的某个偏僻藏酒窖里,清溪遇见了群山,我遇见了你。就已经足够。我把身上带的全部的钱都放在了台上,不知道能否买得下这一整瓶墨西哥湾的Florida出产的十二度格玛丽特鸡尾酒。

第一张彩铅献给凤仙大大。
脸有点崩,高光擦不出来,以后还会继续努力!
努力搞到狐狸(喂

【南国公主】难为水

欢都落兰自戏。苏杂。《狐妖小红娘》TV二十九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涂山的老狐狸早就查清楚了,我的小月初,就是东方月初的转世!”

怒意扭曲了面庞,黑狐所给予的强行提升之法逼得妖力在体内肆意流窜,抬手向那只铃铛抓去,音波针芒紫意莹然,欲要先行拿下白月初,却被他一个吼叫震碎,心中骇然一片。毒针在体内肆虐,一击不中早已心神俱乱,对方的嘲讽入耳,心脏入坠冰窖彻骨的冷。

靠毒强行提升的持久力太差,根本打不过?

再也压抑不住汹涌的恨意,轻笑出声来。握紧的拳头指尖刺入掌心,眼底闪过一抹痛苦、决然和哀艳:“放弃?”

数百年来的记忆全部在眼前流转、涌现。只是为了心中自己也不敢确定的那份思念,多少个日夜在古籍里苦苦寻觅,多少个寒暑在去寻他的途中翻山越岭。多想再见他一面,再好好看一看他。当第一次见到白月初,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我要找的那个人,他的转世,平丘月初。

“我钻研了百年古书,寻找绕过涂山,与你重聚的方法;为了得到古法的催化剂,甚至不惜与黑狐为伍,”一字一句如同讲述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情,声音却不自禁的哽咽起来,刹那酸楚充斥满喉头:“你现在,叫我放弃?”

他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,所以并不觉得累。他为我受过的伤铭记在心,所以并不觉得痛。为了他,我什么都愿意。可现在他居然让我放弃...眼睁睁看着他和别的妖在一起?

怎么可能。我带着与他的记忆,独自一人等了那么多年啊。我管他是什么涂山的新姑爷,管他是一气道盟的重要保护对象,他只能是我的...我的小月初!

“拼尽全力,死又何妨?”指尖再次捏住一排细密的银针,“既然打不过你,那就再加几针!”思念潮水般随之在心中升华至顶峰,用力向臂弯扎去试图再次提升自己,即使就此死亡也在所不惜。泪水猛然夺眶而出,这是最后为他所能做的,最任性不过的决定。

凤狐,一个草稿。

存一个脑洞。凤求凰x千年狐
灵感源自上次克隆五狐狸撞车五凤凰
名字就叫第五次告白
梗狐狸和凤凰一起历劫,期间凤凰要五次向狐狸表白并被接受才能渡劫。

凤白有些紧张地望着眼前的人,他不知道这个世界里的狐白会不会接受他。在梦魇里度过的那些时光,他片刻也不愿忘记,更何况是整个失去狐白。怕只怕是一场大梦起,而他到底来什么也没有。
狐白目光很呆滞,空气寂静得落针可闻。凤白无法从他的状态判断他是否记得发生过的一切,但狐白这副模样柔软得让人怜惜,他很想牵一牵狐白的手,却又努力克制住。
凤白盯着狐白的眼眸看去,那里空洞无物。然后凤白感觉对方微微抖了一下,眼神有一瞬间的焕发,然后重归于寂。
“到底还是...忘记了么。”凤白的声音微微发苦。
下一秒却被紧紧拥住,凤白感觉到这力道前所未有的巨大,将他整个人掼倒在地。唇吻也被深深咬住。
“李凤白,要是我真的忘记了你。”狐白闭上双目,微微喘息着说,“那你会怎么办?”
“我会......”凤白的声音恢复了沉静和清冷,他熟练地翻滚着把狐白压到身下,一如梦魇中胸有成竹的模样:“我会第六次向你告白。”

随手涂一涂草稿,构架有点多暂时没有头绪,想要领养这篇可以小窗我。

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!继上次狐狸凤凰合照之后,克隆撞车五凤五狐。因为实在太巧合,所以我考虑摸个凤狐群p,嘿嘿。

【狐凤/双白】缘起一眼定格千年

#ooc属于我
#师徒,傻白甜走

小凤凰是王者峡谷众所周知的小菜鸟...噢不,小草鸡。小凤凰名叫李白,峡谷有只狐狸也叫李白,当小凤白还在窝中野猪奋勇搏斗时,大狐狸早已大杀四方威震四海了。
于是小凤凰把头上翘起的呆毛按了下去,很想瞧一瞧传说中剑仙的操(风)作(姿)。至于为什么要按呆毛,那是因为他希望碰到狐白时显得不那么蠢。
好吧,不存在的。
在天之灵(雅典娜?)有眼,真的让小凤凰遇到了狐狸。狐白往峡谷这么一站,气势都出来了,还自带夜风吹拂的效果。小凤凰盯着看了很久,终于从两只白色的狐耳分辨出这就是他苦苦追寻的狐狸大人。
狐狸狐狸,帅呆呆。
他似乎一不小心说出来了,要不然安琪拉为什么以那种眼神看着他?......
两分钟过去了,小凤凰刷掉左野,兴冲冲提着剑奔向右野。突然,眼前闪过紫色狐影。反野来了!小凤凰心中一惊,连忙躲进草丛。
First Blood !
小凤凰眼睁睁看着己方孙尚香被拿走一血,狐白闪回原地。他心想说啊剑仙就是不同凡响,还没回神就被狐白看也不看一剑刺中。痛痛痛...!小凤凰哀嚎着从草里跳出来,你到底怎么看到我的啊?狐白面无表情,一剑又一剑,Double Kill!
敌方李白 击杀 我方李白。
小凤凰呆呆地看着行完凶的狐狸大人负剑飘然远去,还在他的尸体上踩了过去。
安琪拉:我方李白和敌方李白之间的头脑差异怎么会怎么大呢。



那局小凤凰打野都专心不下来,和身材很不相称的长剑有一下没一下地砍着鸟,连下路的大小姐都看不下去了。她拎着炮边埋怨着:“你能不能争气一点啊。”
小凤凰默默看了一眼自己的战绩,又暗自转了转眼珠看到对面狐白的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“我也想争口气,做个堂堂正正的李白。”
此后狐白总是能见到一小撮白色身影在眼皮底下出没,鬼鬼祟祟偷偷摸摸,一转眼就看不到了,只是余光总能在野区草丛里,河道的两侧,红蓝石像背后,甚至大小龙身后发现什么。
狐白久经沙场,被跟踪也是常有之事。他见怪不怪,不久就能摆脱。可这一次和往常不一样,偷窥者动机不纯,藏身手法也很拙劣。就在离他最近的草丛里,他一靠近,草丛就开始抖抖抖。又有一片白毛从草里滑了出来,被一只倏地伸出来的小手捡走。狐白跟着草丛抖啊抖的节奏抖了抖耳朵,索性收剑,用手往草里一捞。
捞出一只毛茸茸的小草鸡。狐白轻轻挑眉。毛茸茸就开始滔滔不绝。
“我昨天见到你抢龙,你一出现,大龙就收入囊中啦;我还见你残血反杀,他们追你,回头就是开大反杀啦。还有......”狐白面无表情听着,对面阿轲见狐白长时间不动了趁机偷袭,被他抬手御剑挑开。当然,还是拎着小凤凰。
“哇,剑仙狐白大人好帅!”
终于,对方在听到这个名词时,冷峻的面容出现了一丝崩毁的裂缝。



“狐白大人我要拜师!”当小凤凰穿着长长的白袍子摇摇晃晃出现在狐白视野里时,后者果断选择了无视。小凤凰接着折腾了几天,狐白不为所动。可小凤凰毕竟只有三岁(?),沉沦了一段时日后很快恢复元气,原谅了狐白的不理会。他跳(飞?)起来,嚷嚷要与狐白solo。
狐白:?
狐白很高冷地看了他一眼,绕开一步。小凤凰扑了个空,却一把抱住了狐的衣角。看来他根本没弄懂狐白的意思。
狐白:你确定?
小凤凰使劲点点点头,但握剑的手一直抖抖抖。
丝毫不出意料,狐白轻松撂倒小草鸡。小凤凰灰头土脸地爬起来,重新摆好姿势准备发起进攻。狐白下手越发重了,小凤凰哼哼唧唧了一会,还是提着剑冲了过来,脸上浮现前所未有的固执。
我凤求凰,也想争口气,做个堂堂正正的李白。



“狐狸你多大!”毛茸茸一脸凶相。
“千年之狐。”
“那,我千年之后一定要和狐狸一样厉害。”
双剑交错,小凤凰使剑很用力,结果只是被挑得更远。狐白在他的长剑发力处挑飞,直接导致小凤凰浮空,然后重重摔倒在地。小凤凰默默想着,狐白可能会说,等千年之后再说吧,抑或会说你一辈子也超越不了我云云,那剧情的发展可能就是小凤凰长大之后屌丝逆袭怒爆boss狐白......
可是没有,小凤凰只感到身体被什么物事戳了戳,他横卧在地,视野里狐白的背影和地面九十度垂直,紫色衣角翻飞。
戳它的似乎是一柄剑,他好像听到狐白说了一句:“起来,我收你。”
那是自打他内心独白这么久后,第一次听到狐白说话。没听错吧?



从此,千年的狐狸后面屁颠屁颠吊上了一只三岁的小凤凰。
狐白告诉小凤凰要敢骚走位,要敢打,不能只沉溺在自家野区里不出来。昔日战战兢兢的小草鸡就拔剑去单挑大龙,被折腾得伤痕累累。他和大龙都是残血,忍着剧痛想强行收龙,却被大龙一巴掌拍飞。
“...蠢。”狐白刷好大招位移到小凤凰身旁结束掉龙,主宰buff环绕着他异样华丽。他似乎有些嫌弃,但还是伸出手。于是小凤凰很小心翼翼地牵住狐白的手,出乎意料的,狐狸的掌心很温暖。



狐狸遇到凤凰之前是优哉悠哉,如今是忧哉犹哉。毛茸茸、小草鸡和小凤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长大。面前的小凤凰努力踮了踮脚,够到了大狐狸的耳朵,忽然双脚扑腾起来,视线一高,吓得赶紧抓住了狐白的披肩。
“千年老狐狸,我看上你啦。”小凤凰的声音很小又很兴奋,狐白耳朵抖了一抖,于是小凤凰感觉到拎他的手一松。
“喂喂不可以放手!”
“好。”


安利凤狐李白内销组,好吃。过两天发小甜饼,手稿已经写完了,是个狐狸带着凤凰周游峡谷的故事。

【双白/凤狐】狐鸣凤啸(八)

*大结局

“君...请饮。”狐白身形闪烁,从最古老桃树巅上取下挂着的酒壶递给凤,目光向远游离,却是在偷瞟凤白的神情。凤虽不知为何这样迫切,但懂得些世家门第的礼数,指不定这是狐族的规矩呢?天族向来对妖族讳莫如深。除了告诫“绝非善类,少去接触”外只字未提。他对狐的了解也仅限于此。

凤接酒,封酒的是很小一撮紫色胎毛。他前未饮过酒,只见过客栈酒楼里的醉客豪饮,于是像模像样一饮而尽。狐讶,心知桃花醉容易醉倒,却来不及出言提醒。凤只觉得入口辛辣至极,他强忍下来,莫不知是毒酒...?

酒过喉头,却是异样地甘甜,是桃味的,夹杂着数千颗晨露,润进心肺。凤眸微亮,然毫无醉意,他喝光了酒,解下了腰间长剑。又道:
“从不饮酒,今朝才知,酒很好喝。”
“狐君。”
“这三尺长剑护你,足矣。”

剑入手,狐垂目,剑柄处一小行丰神俊秀的行楷映入眼帘,曰:凤兮凤兮归故乡,遨游四海求其凰。狐忽然感到头很痛,那些梦境里纷繁的记忆激涌而出,他忍住侧过脸去的冲动,握剑的手少有地因心神不宁而颤抖。凤想表达什么,他怎么会不知道。他睁了睁眼,试图确认不是在梦境。

确实不是梦境。凤白的容颜那么真实,他嘴角噙着笑意,是礼节性的弧度。长剑白啸触感如同他本人一样没有温度。

怎么会忘了,他下界寻凰,非下界寻狐。凤求凰,凰配凤,天生一对,天经地义。狐原以为是他让凤有了倨傲的资本,其实,对他那样身怀仙骨的人而言,算什么啊。他不需要,所以给了他贴身的白啸。


“不宜久留,走吧。”狐轻轻地说,好像没什么留恋。
“还有这个。”凤从胸口拿出一只草环,搭在狐头顶。编得太小了,看得出是照着他还是狐狸模样的时候编成的。
“凤君欢喜吾吗。”狐白的声音小如蚊呐。
“好生欢喜。”凤白做了口型,却分明没有发出声音。
“孤要走了。”他接着说。


何以缘起,何以缘灭。仙妖间的缘分大抵如此,就此别去,恐再不相见。

可是凤君,分明喝下了我的女儿红,为何还要寻那凰呢?
可是凤君,吾心悦你。

忽而,狐想起些什么,那些梦的最后,他都翻过了剑身。狐极缓极缓地用指尖去触摸浅浅的凹痕,剑身砭骨地寒,映着冰凉的光,那光里反射的紫意深邃亘长,一如曾经映过画卷般清冷的白眸。

反面也有一行小字,字迹青涩,而棱角分明,是年少气盛时的手笔。曰:剑之所去,心之所往。



荣耀纪年一八三七,一只正在历劫的狐被追杀,莽莽撞撞闯入凤界。
荣耀纪年二零一七,天界太平,新王登基,凤求得凰,凤凰于飞。
鸠兮佞兮,何占鹊巢,凤兮飞兮,无处归乡。明日兮,已无明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ND.

【凤狐/双白】狐鸣凤啸(六)

一个彩蛋(?,与正文无关,很甜就码了。
李凤白。“狐狸,该不是喜欢凤凰吧?”
李狐白。“怎能欢喜得了?吾怕那凤凰无情,振振翅膀便飞远了。”
“吾是不会欢喜上凤的。”
李凤白。“那孤亦不欢喜狐,谁让狐生得一些也不可爱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夜,狐又梦凤。
梦里凤一席素衣,眸中云端雾绕,似有极寒的雪莲盛开。声音一如既往地冰凉,冷得没有一丝温度。
“青鸣归鞘,这三尺长剑护你,足矣。”
狐终于是听清了,醒时却低低自嘲,他毕生所悟虽留予凤,却不指望他有资质能学会,更何提护他。

下界有凰,凤父求凰,整人间七十年。
七十年,凰白了首。凤父踏遍人间千山万水,一日闻得遥远笛声悠扬似天籁音。凤父寻声登上过江古渡头,欲渡的陌生女子放下笛子,掀开珠帘,朝他笑了一笑。日光照耀身后绿水波光粼粼荡漾,晃到了凤和凰的相逢。
一笑绝世,众生失色。尽管凰白发如雪,容貌仍是二十来岁的年轻模样。她轻轻地一笑,万物都失了颜色。

凤一世清心寡欲,虽听得传闻,却未见过自己的母亲。他也不曾试想自己寻觅的是何等美艳的女子,他只道是家族的使命,就动身去完成。凤着素衣,束发佩剑,名取李白,号取青莲。
青莲居士,李太白。又十载,剑破万法,看遍世态炎凉。彼时不谙世事的凤君染过世间凡尘,出落地得愈发清冷。
四海寻凰,凰无音讯,却闻一酒庄。凤入庄,栈途曲折,愈近愈窄。庄口有碑,千乘二字入石三分,不似笔写。“齐景公有马千驷,田于青丘”,那狡猾狐狸的身形便仿佛慢慢慢慢地浮现在眼前,不过膝高。一晃神,凤竟为满树桃花迷了眼。再睁眼,已是被四面的桃树包围。凤站定,唇角弧度微提,向着满树的桃花儿:“孤应约,前来吃酒。”
那日,狐言,“吾有一壶好酒,埋在青丘桃树巅。”
他想,这一定就是青丘之地了,狐的故乡。青丘距凤界百千里,也不知白龙追了多久才把他追到那里。
凤目轻扫,入眼无半分狐踪。怕是一场浩劫下来,狐族不复存在了。凤早早明白成王败寇的事理,如今却来由的有些悲哀,替狐,或别的些什么。
他一定很孤独,和自己一模一样。
风声啸然,然狐没有先开口的意思。凤仰首望了望寂静桃林,惊觉耳畔风啸异样。紫色衣角翻飞。对方出手极快,残影掠地无声,利刃切过凤半边绣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倒数第二章。
梗自以前的一位好友。“这三尺长剑护你,足矣。
千乘是青丘的别称。诗句出自《元何郡县制》。

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:

男主叶修?群像全职?垃圾官方?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…… 


长微博地址:http://weibo.com/u/5644005427?refer_flag=1001030201_&is_all=1#_rnd1495733925710

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,接下就看你们的啦!

2017.05.2614:00更新: 错字问题已更正,为集中扩散,增加热度,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,谢谢!

2017.05.2617:00更新: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,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。宁可蚍蜉撼树,绝不坐以待毙。

2017.05.26*:20更新:长微博屏蔽已解除,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!另外,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,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,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,多试几次:)